世界杯买球推荐|2022年世界杯

面对平时刀不离手绰号“活驴”的犯罪分子他毫无惧色徒手夺刀……

2002年3月18日晚21时许,吉林市丰满区某搏击馆馆主许波(化名)与女友行至吉林大桥时,迎面而来的三个男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,三人见大街上只有许波和他女友,便大胆围拢过来图谋不轨。仗着一身拳脚功夫,许波用身体护住女友,与三人展开对峙。

这时,其中一人突然掏出一把手枪,在许波面前晃了晃,说了句,“小心崩了你!”另两人也掏出匕首,对准了许波和他女友。

见人少力单,许波好汉不吃眼前亏,拉起女友,紧跑几步,叫了辆出租车,赶到就近的江南派出所报案。

得知歹徒手里有刀、有枪,正在所里值班的教导员渠慎革意识到事态严重,马上打电话向分局汇报案情,随后,叫上值班民警董洪波,向许波说的方向追去。

当年,派出所装备很差,没有防护服和单警装备,渠慎革和董洪波仗着一身胆气,赤手空拳追赶三个持刀持枪的歹徒。当二人追到世纪广场南侧200米处毛主席塑像附近时,发现了三个歹徒。

为便于靠近他们,渠慎革和董洪波拦了辆出租车,悄悄绕到三人前面,拦住了他们的去路。两人刚打开车门,三个歹徒就把枪口对准了他俩。渠慎革见状,大喝一声,“别动,警察!”

三个歹徒显然没把他们放在眼里,其中一个骂了句,“操,警察多啥?”话音未落,“咣”的一声,枪响了,所幸没有击中。渠慎革和董洪波旋即跳下车,向他们扑去。

董洪波正和一个歹徒纠缠,就听渠慎革喊了声,“洪波,注意,他们手里有刀!”

听到喊声,董洪波潜意识里做出两种判断,一是渠教中刀了,二是提醒他注意安全。怕渠教吃亏,董洪波撇开与他搏斗的歹徒,赶来增援渠教。

正与渠慎革搏斗的歹徒转身向董洪波扑来。董洪波感觉左臂和左手一阵疼痛,预感到可能受伤了。他忍住疼痛,奋力去夺歹徒手里的匕首。另两名歹徒见状,挥舞手里的凶器,一同扑了过来。

面对三个穷凶极恶的歹徒,渠慎革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将其中一名歹徒摔倒在地,奋力压在身下,董洪波也与开枪袭警的歹徒交上了手。

第三个歹徒趁他们一对一搏斗之机,突然蹿到渠慎革身后,对准渠慎革的后背就是两刀,转身又向董洪波的左臂猛刺两刀,董洪波反手将歹徒手里的尖刀打落在地,歹徒手里没了凶器,急忙向西逃窜,董洪波在后面正追的时候,搏击馆学员朱立华赶了过来,两人一同追出200余米,将这名歹徒制服。当董洪波再去追时,另两名歹徒早已逃之夭夭。

这时,110巡警赶到了,一边将抓住的歹徒押上警车,一边将渠慎革和董洪波送往医院抢救。但渠慎革终因伤势过重,抢救无效,光荣牺牲,年仅39岁。

根据落网歹徒乔洪刚的口供,另两名歹徒一个叫蓝立军,一个名贾德生,都是松原市人。三人2002年春节后结成犯罪团伙,密谋抢劫作案,并积极准备了、刀具等作案凶器。

为筹集“活动经费”,3月1日,他们手持刀枪,抢劫了松原市抚余区新源镇的一个食杂店,将手脚残疾的店主打伤,抢走现金2200元及其它物品。

蓝立军的亲属在吉林市,他曾在吉林市打过工,熟悉吉林市的情况,于是,三人将下一作案目标选在了吉林市。3月中旬,三人流窜到吉林市,在江南北国春天超市附近租了一处住房。案发当晚,三人在吉林大桥附近选择作案目标时与许波相遇,进而萌发作案动机。

当晚24时许,民警在乔洪刚等人的落脚点搜出一支自制口径手枪和其他作案工具。

蓝立军、贾德生的户口所在地都是松原市抚余区新源镇大五号村,专案民警连夜驱车前往松原市架网布控。与此同时,向东北四省协作区发出紧急协查通报,对全市所有宾馆、旅店、居民住宅区进行“地毯式”排查。

3月19日15时30分,专案指挥部获知,蓝立军、贾德生隐藏在昌邑区运河里管内的一个出租房内,随后采取抓捕行动,但只抓到贾德生一人,蓝立军在得到亲属通风报信后逃脱。

渠慎革历任派出所民警、所长、保安公司经理、治安大队教导员。2002年春节前,调任江南派出所教导员。

从警17年,渠慎革先后4次荣立三等功,5次嘉奖,多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、专项斗争先进个人。

一个普普通通的基层民警,能在生死关头作出如此选择,绝非偶然。在多少次与犯罪分子的英勇搏斗中,渠慎革总是冲锋在前,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,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,多少次面临穷凶极恶的歹徒临危不惧,表现出大无畏的英雄气概。

1992年,旺起镇发生一系列盗牛案。时任旺起派出所所长的渠慎革,带领所里唯一的民警唐广江,在案件多发的山沟里一连蹲守了三天三夜,终于抓获两名盗牛贼。

经审讯,团伙主犯是桦甸市常山镇某村支书的儿子,此人平时打爹骂娘,刀不离手,绰号“活驴”,没人敢惹。

渠慎革、唐广江连夜来到“活驴”家。听说警察来抓他,“活驴”手握菜刀,坐在炕上与渠慎革叫板:“谁敢上来,我就砍死谁!”

面对“活驴”的嚣张气焰,渠慎革毫无惧色,暗中示意唐广江与之对峙,趁“活驴”分神的机会,包抄到“活驴”背后,徒手夺刀,将“活驴”按倒在炕上。

由于工作繁忙,饮食无规律,渠慎革得了严重的胃病。在白山派出所工作期间,因胃出血两次住院。他有时半夜出警回来,胃病发作,疼得大汗淋漓,同志们都劝他休息一下,但谁劝也不行,坚决不离岗。

渠慎革牺牲后,他的案头还摆放着一包没吃完的饼干。刚到江南所时,同志们不理解渠教为啥爱吃零食,直到他的胃病再次发作,大家才恍然大悟。

就在渠慎革牺牲的那天晚上,他的胃病又犯了,刚刚吃过药,听说有警情,只说了一句:“老沙,你岁数大了,看家!”便一头扎进夜幕里。

提起渠慎革,老民警沙殿臣感触颇深。一个多月来,渠教几乎吃住在所里,每项工作都跑在最前面。

渠教牺牲的前两天,沙殿臣和他在辖区执行巡逻任务,回到所里已是午夜时分。沙殿臣一觉醒来,发现身边不见了渠教,正在纳闷,渠教一身霜雪从外面回来了。

原来,几个年轻人在一家串店喝大了,动了刀子。为让老沙多休息一会儿,渠教没惊动他。

渠教牺牲当晚,是沙殿臣和渠教、董洪波三人值班,渠教知道有危险,却让他在所里看家。说起当时的情景,沙殿臣早已泪流满面,“那天,牺牲的不应该是渠教,而是我呀!”

渠慎革牺牲的噩耗传来,88岁高龄的王文良老人特意从旺起镇赶来看渠慎革最后一眼。

王文良和老伴无儿无女,相依为命,生活十分艰难。十多年来,渠慎革像对待父母一样,关心照顾这对孤寡老人。1995年3月,渠慎革调离旺起时,带领所里民警到他家办交接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